回顾瞬间催眠的学习历程

廖阅鹏撰文

 大约两年前吧,我开始对瞬间催眠感兴趣。

2005至2007,经过两年的摸索、阅读、请教、交流、实验、练习、教学,现在我终于把瞬间催眠弄通了,有空的话,也许可以写一本瞬间催眠的专书。

在此之前,由于没有直接接触过娴熟瞬间催眠的人,所以对于「瞬间催眠」四个字只有浮面的印象,缺乏经验式的体会。

当时我的想法是,第一,如果能够接受瞬间催眠就进入状态的人,很可能他原本的催眠敏感度就很好。

我常常遇到催眠敏感度很好的人,甚至只要跟他说:「把眼睛闭起来,当我拍你肩膀一下,你就回到问题的核心,看见事情的真相……」

像这样的受术者,怎么诱导都能收到又快又好的效果。

所以,我的第二个想法是,会不会瞬间催眠根本只是一个噱头?

但这样的想法即使成立,也只能部分成立:也许部分的瞬间催眠是噱头,不能代表所有的瞬间催眠都是噱头。

我写过好几本禅学方面的书,阅读过大量的禅师语录,如果把瞬间催眠简单定义为:「在极短的时间内,引导人进入极深的转化意识状态。」现在以瞬间催眠的观点来看,有许多禅师开悟的过程,可以说是经典示范啊!

从这类案例,我肯定瞬间催眠确有其事,而且有很深的内涵,值得深入研究。

第三个想法是,瞬间催眠的手法与一般催眠技巧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可以把诱导的时间压缩到那么短?

第四,瞬间催眠能在多短的时间之内,引导人进入多深的催眠状态?又能维持多久?

第五,被瞬间催眠的人,他的事后反应会是如何?如何让瞬间催眠对受术者只有好的、建设性的效果,而不是产生受惊吓、不舒服的心理创伤?

带着这些思考与疑问,我开始大量搜集资料、阅读以及请教其它的催眠师朋友。

在资料搜集方面,首先是上网查询瞬间催眠的资料,无论中文、英文,上穷碧落下黄泉,尽可能广泛阅读。

其次是阅读中英文书籍,把我过去搜集的书籍拿出来检索相关的内容,一一研究。

第一轮研究之后,发现中文资料真的很有限。

着墨比较多的是黄大一先生翻译的一本书:《济世催眠引导加深秘籍》,Ormond McGill、Tom Silver、黄大一等三人合着。

英文资料里,有不少瞬间催眠技巧的介绍,但并没有找到完整的论述。

著名的催眠大师Ormond McGill有一张DVD,名称是:Secrets of Shock and Instant Hypnosis Inductions Revealed 。值得一看。

然而,有一篇陈泓仁老师撰写的慷慨放在网站上的文章「瞬间催眠的机制探讨」,却是掷地有声的力作!

我一读完,长叹一声!真是优秀,真是好文章!

泓仁此文让我豁然领悟瞬间催眠的精髓,在知识层面上没有任何疑惑了,第二轮的学习与研究于焉展开。

对瞬间催眠的原理心领神会之后,再看其它的催眠资料、催眠影片,就能立即抓到对方的精要,转化成我自己的招式。

网络真是宝库,透过有亿亿万只触须的网络,我见识了Gil Boyne、Burt Goldman、Derren Brown、Rajan、Jonathan Royle、马修史维,还有许多没有秀出名字的催眠师的手法。

无论是专业的催眠治疗师或舞台秀催眠师,常常都有几个拿手的瞬间催眠技巧,以备不时之需。

我蛮喜欢看催眠秀的,虽然自己并不走催眠秀的路线,但是催眠秀有很多可观的东西,我从马丁、汤姆、马修史维,和许多欧洲、美国的舞台秀催眠师,的表演汲取不少创意,还有一些让各个环节衔接圆润的诀窍。所以,我从来不会小看舞台秀催眠师。

舞台秀催眠师为了迅速引导人进入够深的催眠状态,必须对瞬间催眠好好下功夫,这里面就有很多东西可以借镜了。

同时,那段时期,遇到国内的催眠师,无论熟与不熟,我都会向对方请教他有什么瞬间催眠手法,可以互相交流。

像芝华为我示范过「双手闭合前倾法」,泓仁在Skype通话时为我讲述过他常用的招式,北京的胜杰示范了侧身倒地法。

我邀请俊伟来AAH训练师课程讲授「次人格治疗」时,他示范过「三次呼吸法」;坤桢教授「瞬间催眠」时,我原本要报名参加,但他十分客气,劝我以「客座观摩」名义到课堂上,我领受他的好意,参与了两天的课程,也在第二天下午与大家分享几个手法做为回馈。

除此之外,我还有部分学习的来源是电视节目。

当我第一次看见曾耀曾先生在电视节目里以「破坏重心倒地法」来催眠一位小姐时,我立刻觉得,这个手法有意思。

曾先生的行事风格,我有点意见,过去也曾经在台湾临床催眠师学会的讨论区质疑过曾先生某次电视节目中的言论。

不过,看一个人要完整看,不要以偏盖全,不要因人废言,而力求能全面看。

任何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如果因为自己有情绪,光看人家的缺点而不看优点,损失的是自己啊!

纯粹就技巧来说,曾先生这个手法给我启发了。

我观察他在操作时,动作轻松,承接对方倒地的身体时流转自如,看来是有武术的底子。

所以我就找我的助理、学员来演练。

过去学过合气道的一点底子至此派上用场,摸索了几次之后,就把这招学起来了。

然后从这一招,又可以演变出许多「变化球」。

关于透过体位变化而导致改变意识状态的手法,有机会见到安康兄时,还要好好向他请教。

安康兄是合气道高手,我期待下次见面时可以向他请教更多精妙又华丽的手法来进行瞬间催眠。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来源,是我的学员。

进行瞬间催眠的教学,可说是第三轮研究与学习的开始。

教学相长啊!学生就是老师。

我的第一次瞬间催眠教学在北京,两天课程后,我笔记里的招式、注意事项立刻跃升两倍。

第二次瞬间催眠教学在广州,两天课程告一段落,来自学员的激荡,使我的笔记又加厚两倍。

于是下次的瞬间催眠教学必须从两天变成三天,才能教得完了。

我的教学很重视心法的传授,心法领悟之后,技法就能灵活应用。

所以我会给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去自由设计崭新的、符合他个人风格的瞬间催眠手法。

学生演示新技巧,我给予点评,双方都自然获益,这就是师生之间的脑力激荡。

所以每一次课程结束我都会表达对学生深深的感激。

两年下来,通过各方面的学习、友朋的激荡、自己的发明,算算我的私人笔记里,单单就瞬间催眠手法已经发展至两百则了。

如果是组合型的那就数不清了,因为瞬间催眠非常讲究当下的觉察,一边注意受术者的状况而予以适切的响应,才能获致最佳效果,所以,也许一开始你准备使用技巧甲,但是临机应变就成为技巧乙,甚至组合出崭新的、 全无古人的技巧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