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 眠 治 疗 的 益 处

珍.费斯杰洛博士(Jan FitzGerald)着

刘向春译


    一般人对催眠治疗及催眠术都有错误的认识,只要提到催眠,即会连想到舞台上,催眠师施展催眠术,不是叫人把皮包乖乖交出,就是要对方学狗叫,很少人知道催眠也有正面积极的意义。

    催眠不但能使人转变,而且是一种强有力的治疗过程,您知不知道催眠有如戒烟、减轻压力、消除恐惧、止痛、提高自信、激发动力、增强注意力及记忆力、提高学习能力、加强体能表现、提高创造力、勇于做决定也敢负责、回忆前世、忆起梦境、唤醒儿时记忆、减轻焦虑、帮助入睡、减肥、改善人际关系、获得灵性指引、去除不良习性、帮助生产顺利、有利手术及拔牙……等诸如此类的益处,数说不尽。总而言之,催眠帮助人在遭遇不同境遇时能够得到转机。

    当一个人接受催眠时,心变得静止、放松,比较容易接受暗示,这时,意识心暂停,下意识(或潜意识)会自动出现。「做白日梦」是个典型轻度催眠的例子,当我们在做白日梦时,由于十分专注,对时空的觉知也因而改变,我们对周遭的环境,不是忘了就是全然不理会,我们的觉知也从对外境的高度警觉,转移到专注于内心的活动。

    哈得理和斯达彻在他们的著作《催眠的转化》(Hypnosis for Change)中提及,意识心态共分为警觉状态、轻度催眠、中度催眠、深度催眠、睡眠状态等五种。

    他们强调,当我们处于警觉状态时,身体的反射器官及肌肉具有正常灵活的运作,心智也能发挥作用。

    在轻度催眠或做白日梦时,身体变得松弛,呼吸缓慢,注意力转移到一种「想象中的活动」,好比假想打高尔夫球这件事,这种「想象中的活动」也可能是个对话,或者是一件可以行得通或者完全行不通的事情。这个阶段是处于一种开始向内收摄的状态。

    中度催眠是实际上想象自己正在高尔夫球场上打球,眼睛闭上,对外境没有觉知。此时影像加深,感官变得容易接收讯息。人处于中度催眠,会不断地注意自己的心跳以及呼吸。

    在深度催眠时,身体会有正在球场上打高尔夫球的真实感,四肢不是变得僵硬,就是柔软无力,注意力高度集中,「可暗示性」提高,感官的幻觉可能发生,此时对外境没有觉知。创造力在此阶段大大提高。

    第五个阶段是睡眠状态。这时是梦见自己正在打高尔夫球,意识心不起作用,或者是被限制住了。

    在轻度催眠、中度催眠及深度催眠时,行为改变可以产生,接受催眠者的身心处于一个放松的状态,这时能接受对他有利的暗示。在这三个阶段中,他都能指出自己在打高尔夫球时的困难在那里,进一步能改正错误,经验到如何打出漂亮的一杆,而扭转球局,当催眠结束后,他也能实际地再回到高尔夫球场,在球场上重新进入催眠的状况,本能地想起该如何再打出漂亮的一杆。

    我对催眠感兴趣是因为个人有许多记忆前世的经验。一九八六年,我人住在新墨西哥州,对形而上学产生兴趣,那时博士念到一半,读得很累,我找了一位教静坐的老师,她还教了我星相学、催眠术、水晶石治疗学……,我从此踏入这个领域,生命也因而开展起来。

    返回前世探索身体健康障碍的症结及这一世人际关系的因果,不但有趣,同时也非常有益。目前我专业于催眠看前世。

    当我跟老师实习,看她怎么做个案时,她找了一位名叫沙伦的女士。这个人打从我一见到她开始就混身不对劲,她身上不时发出一股烟味。事实上,这个人非常和蔼可亲,但是我只要一靠近她就没有安全感,我们素昧平生,说不出为什么我对她就是看不顺眼,沙伦老要讨好我,但是我偏不领情,因此当老师要选她做个案时,我也心里一惊。沙伦倒是爽快地答应了让我在场实习。

    当老师开始带领她做些观想,以便回到前世时,我竟然也跟着她进入状况回到前世。

    这次是发生在中古世纪的欧洲。沙伦嫁给一个军人,他被征召到前线作战,后来在外另结新欢,许多年音讯全无,沙伦她毫不知情,只当他已死去,直到有一天发现他还活着,而且跟一个年轻女子在遥远的城镇同居,她气急败坏地同他会面,但是他已经移情别恋。

    这个时候,老师叫沙伦注视那个年轻女子的眼睛,看看她是否能辨认出这个女子在这五世究竟是谁,沙伦马上就认出,但她没有说出来。就在此时,我开始饮泣,因为我已经知道那个年轻女子就是我,但是我一直默不出声。原来事情是这样子的,沙伦当时愤怒异常,有一天趁他外出工作,将那名女子毒打一顿,又把她绑起来,纵火连房子一起烧掉。就在那时,我开始目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也看见自己被烟熏死。

    我完全明白为什么在她身旁时,我会闻到烟味,那是因为过去世我被浓烟闷死,彼此结下恶缘。老师问沙伦,是否要求原谅,她马上同意,当下一种刻骨铭心的疗程在我们两人身上产生,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我们三人同时都哭了。

    那次催眠结束后,沙伦身上不再有强烈的烟味,只是偶尔还有那么一点点,我们变得非常投缘。催眠看前世不但能够治疗过去的伤痕,而且还帮助我们化解前世的恩怨,它对改善今世的健康状况及人际关系都有相当大的好处。

    一九九三年我搬到加州,为了要从事催眠治疗,我重返校园,取得了催眠师及按摩师的执照。

    过去实习的经验非常地管用,我经历了无数次心灵的转化。我开始给人做催眠。我的第一个个案──戒烟成功,身体也恢复健康,我自己的气喘也得到改善,次数慢慢减少,发作时症状变轻。催眠在重整健康方面,的确好处很多。

    我另外一个例子是利用催眠提高创造力。我四十四岁开始想学捏陶土,一直想要捏出自己的作品,看看我的创造力如何。我选了一门课,一个星期上一次,持续了三个月,我始终不得要领,老师说其实不难,但我就是无法集中精神,将陶土置于转盘中央做手拉胚。

    我那时生活失去重心,但我不知道生活失控会跟捏陶土不得要领有何关连。我求教于催眠师,她本身不懂捏土,不过在催眠时,她将我带到陶器课,实际去捏土,我发现原来是我的手势不对,后来我捏出一个最完美的陶器,也得到了在转盘上运作的窍门。我体会到如何将陶土放置在正中心,陶土其实是生活的一个暗喻,我必须回到生活的中心点,明白捏拿得当的要诀,此时此刻,陶土、陶匠及陶土的三者合而为一,这也只能意会不能言说,我知道我的身心正经历一种重大的转变。

    催眠完毕,我感到十分轻松。当我再次上陶器课时,对着转盘,我合起眼来,深吸一口气,睁眼时我将手放在转动的陶土上,奇迹出现了,我马上能将注意力置于陶土转轴的中心点。老师非常高兴,我不断地让转盘旋转,沈浸在双手接触陶土的喜悦,直到现在,我仍然兴趣不减。我也能将对土的捏拿与对生活的捏拿两相结合,仅仅一堂催眠课,我的生命有了转变。除此之外,催眠也使我更加专注与平衡。

    催眠治疗,借着回忆前世,对生命有崭新的认识,这之所以会有效,是因为催眠时,下意识或潜意识是开放并有弹性的,它为当事人及全人类传递着正面而且宝贵的讯息。潜意识清楚明了事情的真相及个人自身的福祉,潜意识里包含着个人的价值观及信仰,因此在催眠状态之下,几乎没有人会做出违反个人意愿的事来。

    自由意志也属于潜意识的活动范围,有了它,人们在接受催眠时,可以随时按照个人意愿来进行治疗,没有半点勉强。因此,所做的努力,经验及变更都能在当事人的掌握之中(请参阅《催眠治疗手册》/Twin Lakes College of the Healing Arts, Hypnotherapy Manual)。

    意识心经常会设下藩篱、样版及限制,它阻碍了潜意识的产生及其效力,简言之,潜意识才是掌握协调身、心、灵的钥匙。催眠提供潜意识一个沟通诉求及自我表达的机会,透过对它的了解,我们更能挖掘出它所含藏着无穷的宝藏。

    催眠加强自我认识,改变经年甚至一生中所累积的不良习性,它所产生良好的疗效,已较能被大众所接受,各行各业也已广泛使用中。这个充满正面积极意义的催眠治疗,直到目前总算争得一席之地,已被认可为非常有益身心的医疗工具。

    注:珍.费斯杰洛博士目前在加州圣德克斯开业。如果您对催眠治疗有兴趣,想进一步了解,可以写信到

    Jan FitzGerald
    P.O. BOX 1226, Soquel, CA 95073
    电话:(408)429-2204